当前位置:主页 > 医院新闻 >

为何国人相信中医却首选西医

来源:未知 编辑:admin 时间:2018-06-04 13:51>>有问题直接咨询专家

  中医文化源远流长,是祖国极宝贵的财产,在中华民族的健康上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,对世界医学的发展产生了深远的影响。有时看起来虽然神乎玄乎的,但它确实是有神奇又独到之处,中医毕竟是中华民族几千年的瑰宝,但是现代的人虽然相信中医,但是有个病痛还是首选西医,西医看不好再看中医,这是为什么呢?为何国人相信中医却首选西医呢?
 


 

  中医能够治疗急症?中医急诊不是可有可无,而是必不可少!
 

  一直以来,中医在社会上的形象是“慢郎中”,“中医只能治慢性病,不能治急性病”的片面观点较为盛行。然而,重温中医发展的历史我们不难发现,中医学之所以能够数千年长盛不衰,不仅因其有着博大精深的理论体系,还因为它能够应急治急。从某种意义上来说,没有中医急症医学就没有源远流长的中医药学。无数事实也已证明,中医不但能治未病、慢性病,在治疗急性病、危重病方面也有很大的建树。
 

  我国古代医学对急症的治疗积累了丰富的经验,现代运用中成药治疗急症亦有不少可贵的尝试。可是,现代急救急症技术的飞跃发展,而中医急症发展缓慢,中医治疗急症的阵地越来越少,完全不适应振兴中医药形势要求。
 

  在我国古代的中医经典内经中对急症有较详细的描述,如《灵枢,厥病》指出:“真心痛;手足青至节,心痛甚:旦发夕死,夕发旦死,”“‘厥心痛’:痛如以锥刺其心”。
 

  这种描述和现代的心绞痛、心肌梗塞十分相似,医圣张仲景的《伤寒杂病论》把复杂的外感热病高度概括为“六经辨症”,它对高热、昏迷、厥逆、谵妄、暴喘、暴吐、急黄、急性腹痛,出血等急症,都有一套切实可行的理法方药的理论和实践方法,使后世处理急症病人,有了借鉴。
 

  晋代葛洪的《肘后备急方》对于急症的病因、诊断、治疗等都有较详尽的记载,特别是把针、药、敷治、按摩推拿、捏脊、药物吹鼻、腊疗、水疗、舌下含药等方法运用于急症,在当时的条件下是极可贵的。唐代孙思邈的《备急千金要方》,《千金翼方》也有很多治疗急症的经验,如救治卒死,“用仓公散放入竹管内吹鼻得嚏,气通便活”然后内服还魂散,若口噤不开,去齿下汤即活,又针间使,百会,灸人中,从而提高了急症抢救的成功率。还有《儒门事亲》运用汗,吐,下三法治疗急症,创下奇迹。以后的《温疫论》,《串雅外编》,《温病条辨别》,《医学衷中参西录》等等都总结了不少的好经验。解放以来,随着中医事业的飞跃发展,中医,中西结合治疗急症的研究成果不断涌现。
 

  回顾历史,中医急症医学原本是中医学的一大优势,从一定意义上讲,一部中医急症医学发展史就是中医药学发展史的缩影。我们应当看到,历代中医医籍中,包含的大量急症治疗方法至今仍有相当的临床价值,急待继承、发掘、整理,它们是指导中医急症实践,保证临床疗效的基础。然而,我们也应该看到其所存在的诸多问题,如理论上缺乏对中医急症辨证论治体系的创新,技术上缺乏反映中医特色的急救新手段,科研上缺乏创新超前的重大成果,缺乏具有中医治法专效特色的现代系列新制剂等。中医急症医学要发展,就必须认清自身的长短优劣,发挥自己的优势和特色,并借鉴其他疗法体系的经验来弥补不足。
 

  中医价格并不亲民
 

  中医药发展的道路崎岖坎坷,时有拦路虎出没。近年来,中药材价格大幅上涨,成为中医药发展的又一“拦路虎”。一些病人本以为中医药不值钱,结果一看药价就打了“退堂鼓”。
 

  北京的杨雪身体不好,这两年一直用中药调理,每周花销约600元。“我记得小时候,中药的价格一直比西药便宜,很多人生了大病治不起,都会求助中医中药,物美价廉。可现在怎么这么贵了?”
 

  “就一个月工夫,怎么贵了这么多?”家住北京昌平的林英到药店买川贝,打算用来炖梨治咳嗽,却发现每克涨了1元多。“每次大约要用5克川贝,这就得多花5元。我这咳嗽是老毛病,小小的涨价也是积少成多。”
 

  中药价格贵,不仅老病号吃不消,偶尔吃中药的人也对药费有点吃惊。广州的翁玲痛经多年,怕老吃止痛药有副作用,转而来到中医科。拿到中药处方,她大吃一惊:“7天的药量就要700元!中药太贵了!”
 

  “很多人看到川贝比较贵,只好去找作用类似的西药代替。”多家药材店老板反映,这一现象非常普遍,中医药的吸引力也因此在逐渐下降。
 

  “不可否认,部分中草药的价格确实在涨,比如白芷、川芎和生地三类大宗中草药的价格,相比2007年分别涨了50%、56%和82%。”中国中药协会中药材信息中心主任龙兴超对此也是深有同感,不过据他分析,整体而言,中药材市场未发生几何式上涨。
 

  “代表中药材市场情况的中药材综合200价格指数(由常用的200个大宗中药材价格情况构成)显示,2007年1月的监控起始点位为1000点,2017年1月的点位为2579.93点,在10年的监控期内,指数涨幅未超过2倍。”
 



 

  中医药为何不再“亲民”呢?
 

  近年来,社会对中医药更加重视,导致中药材的需求量上升。而与此同时,整个行业的供应存在以下几个问题:
 

  第一,种植成本高、收益低,药农不愿把资金投入中草药的种植上,致使产量减少。以川芎为例,若一亩地的产量是200公斤,按每公斤19元的收购价计算,去掉肥料等成本,药农一年的收入仅1500多元。
 

  第二,越来越多的人涌入中药经销链条,致使疯涨的价格并未转化成药农的收益。仍以川芎为例,药农的收购价约为每公斤19元,从收购商到药厂,再到医院药房,经过层层倒手,其价格至少涨了5倍。
 

  第三,加工工艺落后,导致成本增加。中药产品要经过采收、加工、炮制等多道工序。任何一道低效的工序都会增加成本。比如中药饮片,仅封装、分发,价格也会增加不少。
 

  第四,一些商家的囤货行为,使中药材显得奇货可居。
 

  “我们更希望中药材的价格能稳定。”药材店老板肖旭表示,中药材涨幅严重时,整个产业链容易因大型企业囤货而被控制,批发商都会叫苦不迭。“现在中药材的价格处于高位,会不会引发药农瞄准个别品种一哄而上,到收获时节出现药贱伤农的现象,这些都是不得不思考的问题。”
 

  不过,中药材价格的上涨是市场规律的体现,也是周期性的变化,大概在2018年会有回落。但适当调整中药材的价格,是推动中药产业可持续发展的必要手段。

相关阅读:
转载请注明出处:

北京体坛中医院

李海聪

李海聪 主任医师

出诊:周二下午出诊

简介:毕业于广州中医药大学,并获得医学...详细>>

擅长:老年冠心病、急性冠脉综合征、高血...详细>>

北京体坛中医院

地铁:
地铁14号线方庄站下车,向正北方向出发,沿方庄路走240米,左转过人行道,沿芳城路走170米

公交:
91路、352、122路、50路、139路、特12路、12路、51路、684路 左安门站下

点击咨询 010-67633999 咨询费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