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 > 健康讲座 > 专家访谈 >

专访国医大师李振华 | 中医之路是一生的坚守

来源:未知 编辑:北京体坛医院 时间:2018-05-08 09:08>>有问题直接咨询专家

  

     大灾之后必有大病,而中医药在灾后防病治病发挥了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。他经历过1956年脑脊髓膜炎的传播时期,也经历过2003年的非典,可谓把中医灾后防病治病作用发挥到极致。他就是第一届国医大师之一,李振华先生。李老在脾胃病方面也建树颇丰,被誉为“脾胃病国手”。2016年,《千年国医》摄制团队赴河南对李老进行采访。

  国医大师,河南中医药大学终身教授

  曾任第七届全国人大代表、中华中医药学会常务理事

  中医之路是一生的坚守,能多看好一个病人就算没白活

  我是洛宁县人,我父亲是豫西名医。1942年河南闹旱灾和蝗灾,再加上当时国民党领导人不顾人民的死活,到处征壮丁,弄得人民饿死的不少。那时候开封沦陷了,济汴中学搬到洛宁了,我就在济汴中学上学。父亲让我跟着他学医,我也很愿意学,我就是从这时候开始,跟着父亲学了五年中医。1949年洛宁解放,我就开始跟着父亲行医,他年老了,不能去远处出诊了,有时候就让我去,遇到重病人我回来再给他说一说病情,汇报一下开的药方。1949年,国家整顿医学,举行医学统一考试,西医考西医,中医考中医,我参加了中医的考试,并且考了全县第一。当时我父亲已经不在了,他的小药铺由我继承,我哥哥只会抓药不会看病。洛宁县王范镇原来是一个大集镇,比普通乡镇还繁华,人口有几百家,才开始我被任命为镇的镇长,后来我又被选为县人大代表。县人民政府成立人民政协,我又被选为常委,政协常委,1953年县医院成立了,我又被调入了县医院。

  1956年春节,河南几个县发生流行性脑脊髓膜炎,发病重点县是伊川县。伊川县自疾病爆发以来将近两个月死了70多人,弄得人心惶惶,当时地方医院刚成立,县医院也是刚成立,我从县医院调去地区医院,地方政府也很紧张,组织医疗队下去,那个时候抗生素很少,西药也很缺乏。后来我去翻病例,断定是中医的瘟病。

  当时有一个女病人,三十多岁,孩子和丈夫都是死于这病,她也被传染了,送到我们这已经昏迷两三天了,昏迷、抽搐、发烧,医院已经认为是不治之症了,我们都很同情这个病人。我在仔细研究病人的病例后,认为这个病是春瘟,不应该发汗。瘟病禁忌发汗,瘟病是内热过剩,再吃发汗药还是热药,促使她出汗,就会导致昏迷,接着就抽搐,直至死亡,我就提出采用中医的治法。那时候西医院长也去了,几个大夫也没有啥法子,就让我试试。我就按照中医的方法给她开了药,看着护士给她喂药,一天一夜就守着病人准备抢救,第二天人醒了,不抽搐了,慢慢开始热退,这个病我算是给她治好了。这件事情引起了很大大震动,老百姓都传说中药能治好传染病,其他的病人也要吃这药,我在那一共治疗了十四个患者,都治好了,没有一例死亡,引起了地方的重视。

  1958年河南筹备中医学院,我也负责筹备,院长知道我在洛阳给中医师讲课,我给洛阳地方讲中医课,讲《内经》、讲《金匮要略》、讲《伤寒论》。当时卫生部要每个省评一个模范教师,一个模范学员,结果省委、卫生部评的是我,我被评为河南省第一个模范教师。这引起卫生厅、中医学院院长的重视了,认为我这个人又能治病又能讲课,学院就需要这样的人才,把我调过来以后,学院的岗位随便挑。北京当时有卫生部的科研项目,传染病那时候流行肝炎,我就去北京开了16天会。回来以后调令就下来了,要把我调到北京东直门医院,省委不同意,让我在河南的中医学院当副院长。我还是照样看病,照样在病房。

  恰巧1956年、1959年到1960年7、8月份,禹县发生乙型脑炎,县医院8天收了83个病人,给予西药治疗,结果死亡了32名患者,弄得人心惶惶。把我们中医学院的人也叫去,看咋治疗,通过我把我在洛阳治流行性脑脊髓膜炎这经验说了以后,就把我留下了,让我专门参加成立一个乙脑治疗组,我在治疗组呆了三个月,黑夜白天都在那,专门在一个庙里成立一个病房,传染病不能和普通病房在一块。经过132例治疗,最后总结治疗效果,治愈率占32%,有效率占92.7%,大部分患者都取得了较好的治疗效果。

  2008年,评国医大师,全国共30个,河南就评了我一个。这一次评了国医大师以后,我已退休了,国家还给了我好多职务,中医学会终身理事,中医学院又给我评了终身教授。河南省就我这一个终身教授,还奖给我10万元钱,我就捐给了学校,用来救济困难学生。

  这些年,带着徒弟,发现了当前中医工作存在的一些问题。这些年来中医发展的很快,中医学院原来没有房子,占的医院(一附院前身)的房子,又占财政厅的一个财政中专学校,后来又搬到粮食学校,粮食学校恢复以后,又搬到燕庄,在燕庄有200亩地,现在发展到1300多亩(新校区)。国家对我确实很照顾,每个月国务院给我发600元疗养费,我搞科研,从前年开始一个月给我发800元,也是保养费,我自己也非常感激国家,感激党,只要有病人,只要能解除病人的痛苦,我就是自己带病,就是自己住院在抢救室,我也给人看病。我自己不顾生命,我耳聋身上挂着助听器还给人家看病,所以病人也很感动。我自己觉得我只要是不死,能多看一个病人,看清了,看好了,我算是没有白活着。

  传染病的防治对于国家的发展是很重要的问题

  1956年到1957年春节,洛阳市流行脑脊髓膜炎,当时中医认为它是一种传染病,是一种危病。传染病在中国发现的很早,周朝之前就有记载,《黄帝内经》、《难经》上均有记载,在中国发展的高峰时期明清时代,在中国与国外开展交流以后。中国这时候有天花、白喉等传染病,天花也是当时流行的死亡率很高的一种疾病,小孩种牛痘预防天花也是中国发明的,后来西方又改进了一下发明了疫苗。当时对于传染病的治疗,最重要的就是如何尽快扑灭疫情的流行。传染病有季节性,流行性脑脊髓炎往往在1、2、3、4月发生,到5月份都没有了,乙型脑炎一般是7、8、9三个月发生,到9月底就没有了。

  治疗传染病的大发展时期是在清朝乾隆年间,当时有一个中医叫李田氏,他对传染病比较有研究,到现在我们遵循的还是他的治疗原则,就是清热、解毒、透表,微微汗出。他把传染病分为卫、气、营、血四个阶段,在卫分就是清表热,到气分发高烧的时候,就是以清内热为主,重用生石膏。生石膏对胃有刺激,有时候会恶心、呕吐、不能吃饭,可以加点粳米,粳米的米油保护胃黏膜。粳米现在买不到,我在治疗的时候就用生山药代替,效果也很好。热入血分的时候,人就开始昏迷、抽搐,这时候就是以清热解毒,熄风透窍为主。最后的阶段就是恢复期,到体温不高了,身凉脉静才算无病。在这个时候清余热,解余毒,加上健胃,再稍微加一点理肺气、养脾脏的药,一个礼拜左右就恢复了。

  传染病治疗很快,可是要是发生危险,死亡也快,有些国家在过去就是基本上人都死完了。美国的人现在都是英国人迁移去的,那时他们都是因为得传染病大部分死了,所以美国没有自己的语言,都是用英语。西班牙在1777年的时候,国家因为流感就死亡4000多万人,一直到现在这个国家人口恢复不上去,都是因为当时暴发传染病。所以传染病是一种灭门灭户的疾病,一个家、一个村,都因为传染病都消失了,很可怕。但传染病有季节性,也有个时间性,不是年年有。所以中医过去就对五运六气有研究,解放以后有人都不相信了,对中医也不相信,现在又重新开始研究这个问题。传染病的防治对一个国家来说,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。

  萎缩性胃炎的治疗经验谈

  在脾胃病方面,比较严重的是萎缩性胃炎,往往发生在胃的下部,靠幽门的地方,那个地方叫胃窦。什么叫萎缩性胃炎?就是由于局部黏膜萎缩,从而影响胃的整个内分泌和胃液的萎缩,出现胃酸减少、胃消化液减少等症状。这种病往往会被人忽视,因为刚开始发作不疼,疼的比较重了就说明有其他病了。萎缩性胃炎本身疼的很少,随着胃黏膜的萎缩,人越来越不能吃,最后细胞变形,最后可能变成癌症,但也不是都变成癌症了,国外统计有50%以上的癌变几率。

  萎缩性胃炎肉眼看不见,必须在胃镜下才能看到。我们河南对于萎缩性胃炎的治疗,胃镜检查还是从北京协和医院学习的。那时候河南中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有了河南第一部胃镜,那时候的慢性胃炎,在X线镜下看分不清是哪一种胃炎,现在这种胃镜,前面有镜头,还可以照相,把胃病分的很清楚,什么浅表性胃炎、萎缩性胃炎、糜烂性胃炎。河南是从1977年才发现萎缩性胃炎的,这个病死亡率很高,我查了国外502份材料,没有一例治愈的。当时这个病就是终身这样,黏膜萎缩以后不可能自己修复,只会一天一天恶化。

  那时候人们就害怕这个病,民间中医用老鳖血加麝香进行治疗,河南信阳老鳖多,都去那买,但疗效不好。后来国家将萎缩性胃炎当成重点科研项目来研究,就是“七五”国家重点科技攻关项目。萎缩性胃炎往往是以脾虚症状为主,国家就开始了脾虚证的研究,并在全国招标。脾虚证研究三种疾病:萎缩性胃炎、重症无力肌肉萎缩、胃肠功能紊乱。萎缩性胃炎是最严重的,重症肌无力患者全身没劲,不会走路,肌肉越来越萎缩,最后死亡,这个病到现在也没有解决。胃肠功能紊乱一般是在西医做了阑尾炎、肠梗阻手术以后,引起了胃肠功能不规律、消化力弱、腹痛。恰好我带的研究生研究方向就是脾胃病,我研究的项目就是脾虚本质的研究,这是河南的一个研究重点,研究这个重点项目得了三等奖,算是有一点成绩。

  温中汤治疗重症肌无力经验谈

  重症肌无力因为是首次立项研究,国家验收时治愈率仅有32%,第二次立项研究治愈率提高到91.4%,有效率98.3%一次,98.7%一次。就我治疗重症肌无力的经验,中医认为人体是一个整体,一个脏器有了病,会牵制别的脏器,互相影响,别的脏器反过来也会影响它,这里影响最大的就是肝脾胃这三个脏器。重症肌无力最怕生气,一生气就腹胀,食欲减少,所以不能生气,不能喝酒,不能够劳累过度,要饮食有节,起居有常。饮食有节,定时吃饭,定量吃容易消化的东西,重症肌无力患者脾虚出汗,肝气淤滞,因为食物的消化,不止是在胃里腐蚀,还需要脾的运化、吸收。

  霍金教授就是重症肌无力患者

  
       这个功能依靠肝气来运化,所以肝气淤滞运化不到肚子就会胀,运化不了反过来也会影响胃下降,胃下降又会影响胃消化,消化不了就会肚子胀,肚子一胀就会导致气不通,恶性循环,最后越来越重,这个病的发展就是这样。因此治疗不能治胃不顾脾,治脾不顾胃,尤其不能治脾胃不顾肝。我就研究了温中汤,温中汤里有疏肝的药,疏通了就会气血通畅,疏肝、健脾、和胃,哪一个脏器重,哪一个药量就加重,同时三个脏器都顾得到,所以见效快。一般十副、八副药就能见效,脾胃功能恢复以后肌肉才能长上来。得这病往往是中年以上的多,少年很少,所以像返老还童一样,人肌肉萎缩了,再长回来,这个病不好治就是这个原因,所以这个病的治疗慢,一般都得半年左右。

  中西医是互补的,互相学习取长补短

  中西医都是治病的,目的是一样的,但是在医学的理论、治疗的方法和药品上不一样。中西医的理论是截然不同的,西医是哪里有病治哪里,心脏有病治心脏,肺有病治肺,胃有病治胃,肠有病治肠,没有把脏器之间的相互关系联系起来。而中医认为人没有一个脏器能单独活着,都是互相联系,密切配合,互相支持的,这是中医的整体观念。西医是只见树木不见森林,它在治疗上只要是同一个病,不分男女老少,不分一年四季,不分中国人、外国人,都是这药。治发炎,只治局部的炎症,其余不管,因此很多病吃了药当时也见效,但药一停就发病,形成终身病,所以需要终身吃药。

  现在有很多慢性病蔓延全国,中医认为天人是合一的,人是受大自然的气候分配而成长的,寒热温凉,一年四季都能适应,不能适应的时候,就是有病了。还有外因和内因,酒喝多了,烟抽多了,吃东西消化困难了,或者生气了等等。但是治病的时候求因,从哪儿得病要从哪防,吃药以后不要再生气,西医不讲究这些,根本不管这些,解放六十多年,我们研究中西医结合就研究了五十年,出来的成果很少,难题解决的很少,好多病最后都是中医来解决的。比如2003年的非典,流行的很厉害,最后还是国家高层亲自出面,把中医调到医院里面,最终才解决问题。

  民国到新中国成立的这段时期崇洋媚外厉害,民国依靠美国,迷信西医,硬要取消中医,要五年内把中医取消。60岁以上的中医允许看病,但是不允许带徒弟,60岁以下的,要学习西医,不准办学校,不允许行医。虽然设置了这样苛刻的条件,但是中医扎根在人民群众之中,群众知道中医能治病,仍然还用,但是懂中医的人确实越来越少。解放以后国家才重新开始重视中医,将团结中医西医定为国策,确立中医政策,成立中医院。尽管如此,下面掌权的人还是西医,中医没有人管理,还是只是领导说说算了,下面执行的走样,特别是计划经济赶上了市场,好多事是以看钱为主。西医好学,直观又有模型,有图标,有实体,看得见、摸得着,还能透视、还能照相、还能有仪器,还能化验。中医院不仅少,而且学中医的年轻人没有学西医有前途。

  他们用仪器检测,挣钱快,感冒吃药得一千多块,带点咳嗽,麻烦得一星期多,而且好了还有后遗症,抵抗力,免疫功能下降,接着还会感冒。开个中药,一副药一二十块钱,十几块钱,一般吃两幅就好了,多种原因造成了中医西化,名义是中医院,实际上是西医院,有的病人住院一个礼拜还没有吃上中药,都是西药先把你的症状控制住以后,慢慢开成药,医生根本不会开方药,有的病人吃上中药也不见效。

  人大第二次会议把中医的考试更加规范化、合理化,有些西医的治疗方法还得用,比如氧气、体温表、血压计、心电图、x线、b超这些能用的还是要尽量用,它可以作为中医的诊断参考,可以很清楚的看出有没有癌症,有时候光摸脉摸不出来,发现症状了就晚了,所以还是很有好处的。这次中医第六次振兴发展会议的讲话没有提到中西医结合,只提到中西医互补,互相学习取长补短,我觉得这样的提法是完全正确的。把中国的传统文化全盘去掉,甚至于说把中文也去掉去学外语,这是错误的。一个民族要有自己的文化,有自己的创造力,有自己的独立性,这样的民族才能长久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。

相关阅读:
转载请注明出处:

北京体坛中医院

李海聪

李海聪 主任医师

出诊:周二下午出诊

简介:毕业于广州中医药大学,并获得医学...详细>>

擅长:老年冠心病、急性冠脉综合征、高血...详细>>

北京体坛中医院

地铁:
地铁14号线方庄站下车,向正北方向出发,沿方庄路走240米,左转过人行道,沿芳城路走170米

公交:
91路、352、122路、50路、139路、特12路、12路、51路、684路 左安门站下

点击咨询 010-67633999 咨询费用